共產黨員網
|
返回聯盟首頁

言諄意重!帶您品讀習近平十大人才用典

發布時間:2020-02-27點擊:

   習近平總書記歷來高度重視人才工作。黨的十八大以來,習近平曾多次就人才工作發表重要論述,就如何識才、愛才、敬才、用才、引才、育才,以及人才發展體制機制改革等話題,提出了一系列新思想、新觀點、新論斷、新要求。同時,他還大量引用有關中國古代人才思想的典故,用以闡釋新時期人才工作理念和工作方法。為此,“學習大國”近期邀請《習近平用典》典故釋義作者、《學習時報》“用典釋義”專欄作者、人民日報高級編輯楊立新從習近平總書記講話文章中遴選出使用頻率高、影響深遠、最能體現習近平人才思想的典故10則,以饗讀者。

 

    【原文】

 

    聚天下英才而用之。

 

     ——2018年7月3日《在全國組織工作會議上的講話》

 

     ——2017年10月18日《在中國共產黨第十九次全國代表大會上的報告》

 

     ——2017年3月4日,習近平看望參加全國政協十二屆五次會議的民進、農工黨、九三學社委員時的講話

 

    ——2016年7月1日《在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95周年大會上的講話》

 

    ——2016年5月30日《在全國科技創新大會、兩院院士大會、中國科協第九次全國代表大會上的講話》

 

    ——2016年4月19日《在網絡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座談會上的講話》

 

    ——2016年1月18日《在省部級主要領導干部學習貫徹黨的十八屆五中全會精神專題研討班上的講話》

 

    【出處】

 

    (戰國)孟子《孟子·盡心上》

 

    【解讀】

    “天下英才而用之”,是習近平對孟子“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的化用。孟子認為,君子有三大快樂,其第三大快樂即“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就是得到天下的優秀人才并教育他們。孟子認為,君子有這三大快樂,即使稱王天下也不在其中。習近平將“天下英才”由教育對象易為使用對象,將“天下英才”由被動的“得”變成主動的“聚”,既是語言的創新,又是思想的升華。

 

   “聚天下英才而用之”是習近平人才思想的精髓。2013年6月28日,習近平在全國組織工作會議上發表重要講話。他指出,要樹立強烈的人才意識,尋覓人才求賢若渴,發現人才如獲至寶,舉薦人才不拘一格,使用人才各盡其能。只有這樣,才能使大批好干部源源不斷涌現出來,才能使大家的聰明才智充分釋放出來。同年10月21日,習近平在出席歐美同學會成立100周年慶祝大會時指出,人才是衡量一個國家綜合國力的重要指標。沒有一支宏大的高素質人才隊伍,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奮斗目標和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就難以順利實現。

 

     早在正定期間,為把當地經濟搞上去,習近平就果敢推出了震動全國的“人才九條”,面向全國招賢納士,為正定發展破局開路。黨的十八大以來,習近平總書記從執政興國的高度,多次對人才強國作出重要論述,強調指出:“當今世界聚才、用才,應該包括國際國內兩個方面的人才,也就是擇天下英才而用之”。在黨的十九大報告中,他再次強調“聚天下英才而用之,加快建設人才強國”,號召“把黨內和黨外、國內和國外各方面優秀人才聚集到黨和人民的偉大奮斗中來”。

 

 

 

    【原文】

 

    宰相必起于州部,猛將必發于卒伍。

 

    ——2015年1月12日《在中央黨??h委書記研修班學員座談會上的講話》

 

    ——2014年5月9日《在參加蘭考縣委常委班子專題民主生活會時的講話》

 

    ——2013年3月19日《接受金磚國家媒體聯合采訪時的講話》

 

    ——2009年3月1日《關于干部隊伍建設的幾點思考》

 

    ——2006年9月13日《越是艱苦環境,越能磨練干部品質》(《之江新語》222頁)

 

    ——1990年3月《從政雜談》(《擺脫貧困》32頁)

 

    【出處】

 

    (戰國)《韓非子·顯學》

 

    【解讀】

 

    “宰相必起于州部,猛將必發于卒伍”,闡述了凡成大事者必須從基層做起的道理。“州部”指古代基層行政單位;“卒伍”為古代軍隊編制,五人為伍,百人為卒。韓非子強調國家的文臣武將,特別是高級官員和將領的選拔,一定要有基層實際工作經驗。因為這些人來自基層,更了解戰場的形勢和百姓的疾苦,也就能夠更好地處理政務,領兵作戰;反之,如果缺乏基層歷練,就有可能紙上談兵,誤國誤民。

 

     習近平總書記在講話文章中多次引用韓非子的這句名言,體現了他的人才觀。習近平曾多次強調,“基層實踐是培養鍛煉干部的‘練兵場’。”“地方尤其是基層一線是領導干部了解實際、向廣大群眾學習的好課堂,也是領導干部磨練作風、提高素質的大考場。到地方和基層一線工作,同基層干部和群眾一起摸爬滾打,對于領導干部特別是年輕干部增長領導才干、積累實踐經驗、加快政治成熟至關重要。”“干部有了豐富的基層經歷,就能更好樹立群眾觀點,知道國情,知道人民需要什么,在實踐中不斷積累各方面經驗和專業知識,增強工作能力和才干。”習近平還曾以自己的知青歲月現身說法:“7年上山下鄉的艱苦生活對我的鍛煉很大。最大的收獲有兩點:一是讓我懂得了什么叫實際,什么叫實事求是,什么叫群眾。這是讓我獲益終生的東西。二是培養了我的自信心。”

 

 

 

    【原文】

 

    蓋有非常之功,必待非常之人。

 

    ——2016年11月30日《在中國文聯十大、中國作協九大開幕式上的講話》

 

    ——2014年6月9日《在中國科學院第十七次院士大會、中國工程院第十二次院士大會上的講話》

 

    【出處】

 

    (東漢)班固《漢書·武帝紀》

 

    【解讀】

 

    “蓋有非常之功,必待非常之人”,出自漢武帝元封五年(公元前106年)命令州郡舉薦賢才的詔書。意思是,要建立不尋常的功業,必須依靠不尋常的人才。漢武帝始終將自己定位為一位“常人所異”的帝王,他一生中所用多為“非常之人”,諸如衛青、霍去病等人;所做多為“非常之事”;所成多為“非常之功”。故《漢書》贊曰:“漢之得人,于茲為盛”。

 

     習近平總書記在對科技界和文化界的兩次講話中,都引用了“蓋有非常之功,必待非常之人”,可謂意味深長。2014年6月9日,習近平在中國科學院第十七次院士大會、中國工程院第十二次院士大會上的講話中指出,創新的事業呼喚創新的人才。尊重人才,是中華民族的悠久傳統。2016年11月30日,在中國文聯十大、中國作協九大開幕式上,習近平指出,人是事業發展最關鍵的因素。文藝界是思想活躍的地方,也是創造力充沛的地方,濟濟多士,英才輩出。我國文藝事業要實現繁榮發展,就必須培養人才、發現人才、珍惜人才、凝聚人才。

 

     2016年3月中共中央印發的《關于深化人才發展體制機制改革的意見》,即著眼于破除束縛人才發展的思想觀念和體制機制障礙,解放和增強人才活力,形成具有國際競爭力的人才制度優勢,從管理體制、工作機制和組織領導等方面提出了一系列改革措施,為形成具有國際競爭力的人才制度優勢提供了重要遵循。

 

 

 

    【原文】

 

    人材者,求之則愈出,置之則愈匱。

 

    ——2018年5月28日《在中國科學院第十九次院士大會、中國工程院第十四次院士大會上的講話》

 

    ——2018年4月13日《在慶祝海南建省辦經濟特區30周年大會上的講話》

 

    【出處】

 

    (清)魏源《默觚下·治篇》

 

    【解讀】

 

     魏源是近代中國轉型時期的思想家,他在倡導經世致用思想的同時,形成了全面而深刻的人才思想與理念。身處嘉道之際的大變革時代,魏源痛感清王朝國勢日危,而有志之士不能展其抱負,故提出“古之得人家國者,先得其賢才”,把人才視為關乎國家興衰成敗的關鍵。他敦請統治者營造一個適合人才發展的寬松環境,在其哲學論著《默觚·治篇》中說:“國家之有人材,猶山川之有草木,蔚然羽儀,而非山麓高大深厚之氣不能生也。” 魏源指出由于下知上易、上知下難,因此君主只要不以高位自居,能夠謙遜待人、禮賢下士,人材就有與君主接近的機會,從而得到國家的選拔任用。并揭示出人才使用中的一種現象:“人材者,求之則愈出,置之則愈匱。”意思是對于人才,越求賢若渴就會越來越多,越棄之不用就會越來越少。

 

     2018年4月在慶祝海南建省辦經濟特區30周年大會上,習近平總書記引用此典指出:“海南要堅持五湖四海廣攬人才,在深化人才發展體制機制改革上有突破,實行更加積極、更加開放、更加有效的人才政策,創新人才培養支持機制,構建更加開放的引才機制,全面提升人才服務水平,讓各類人才在海南各盡其用、各展其才。”時隔一個半月,他又在兩院院士大會上再次引用說:“各級黨委和政府要以識才的慧眼、愛才的誠意、用才的膽識、容才的雅量、聚才的良方,放手使用優秀青年人才,為青年人才成才鋪路搭橋,讓他們成為有思想、有情懷、有責任、有擔當的社會主義建設者和接班人。”

 

 

 

     【原文】

 

     才者,德之資也;德者,才之帥也。

 

     ——2018年5月2日《在北京大學師生座談會上的講話》

 

     ——2015年12月11日《在全國黨校工作會議上的講話》

 

     【出處】

 

     (北宋)司馬光《資治通鑒·周紀》

 

     【解讀】

 

     《資治通鑒》記載了中國歷史上一次非常慘痛的用人教訓,春秋末年晉國大夫智宣子錯誤地選擇了多才少德的智伯為繼承人,結果導致強大的智氏家族遭致滅族之禍。為此,北宋史學家司馬光評論道:“智伯之亡也,才勝德也”,并提出“才者,德之資也;德者,才之帥也”的著名論斷。意思是才能是德行的憑借,德行是才能的統帥。司馬光按才德的不同構成將人才分成四類:“才德全盡謂之圣人,才德兼亡謂之愚人,德勝才謂之君子,才勝德謂之小人。”并提出了發人深省的觀點:“凡取人之術,茍不得圣人、君子而與之,與其得小人,不若得愚人。”可見,司馬光的人才思想是以德為先,才德若不能兩全,“寧舍才而取德”。

 

     對于司馬光的這一觀點,在2015年全國黨校工作會議上,習近平總書記有深入詳細的解讀和分析。他說,對領導干部而言,黨性就是最大的德?,F在干部出問題,主要是出在“德”上、出在黨性薄弱上。很多領導干部犯錯誤,最后在懺悔書中都說對黨章和黨規黨紀不了解、不熟悉,出了事重新學習后幡然醒悟,驚出一身汗。如果把黨章和黨規黨紀學好了、掌握了,又自覺遵守了,防患于未然,就可以防止一些干部今天是“好干部”、明天是“階下囚”的現象。因此,黨性教育是共產黨人修身養性的必修課,也是共產黨人的“心學”。

 

 

 

    【原文】

 

     邦之興,由得人也;邦之亡,由失人也。得其人,失其人,非一朝一夕之故,其所由來者漸矣。

 

     ——2013年9月25日《在參加河北省委常委班子專題民主生活會時的講話》

 

    【出處】

 

     (唐)白居易《策林·辨興亡之由》

 

    【解讀】

 

     《策林》是唐元和元年(806年)白居易參加制舉考試前,擬作的一部時事論文集,共七十五篇。在《策林》之十四“辨興亡之由”中,白居易提出了如下用人觀點:“邦之興,由得人也;邦之亡,由失人也。得其人,失其人,非一朝一夕之故,其所由來者漸矣。”意思是說,國家興盛,由于得到人才;國家滅亡,由于喪失人才。得人也好,失人也好,都不是一朝一夕形成的,而是長期變化積累的結果。“其所由來者漸矣”的“漸”,是一個量變過程,而量變必然會引起質變。白居易警告說,用人上的不正之風長期存在,久而久之,必然會導致嚴重后果。

 

     2013年在參加河北省委常委班子專題民主生活會時,習近平總書記強調要堅持正確用人導向。他引用白居易《策林》中的這段話,并由此生發道:“杭州雷峰塔是怎么倒掉的?魯迅有個論述,就是因為去撿磚的人多啊,今天你拿一塊,明天他拿一塊,最后塔就轟然倒掉了。倒下來是頃刻之間的事,但過程是漸進的。有的事,總覺得不是燃眉之急的事,但恰恰是危亡之漸??!” 他以此要求各級黨委及其組織部門要堅持正確用人導向,堅持德才兼備、以德為先,努力做到選賢任能、用當其時,知人善任、人盡其才。要建立科學規范的干部考核評價體系,形成激勵干部求真務實的有效機制,使那些重實際、說實話、務實事、求實效的干部,不僅不吃虧,而且受到鼓勵、褒獎、重用;使那些做表面文章、搞勞民傷財的“形象工程”和“政績工程”、跑官要官的干部,不僅撈不到好處,而且受到批評和懲處。

 

 

 

    【原文】

 

     國勢之強由于人,人材之成出于學。

 

     ——2018年5月2日《在北京大學師生座談會上的講話》

 

    【出處】

 

     (清)張之洞《創設儲才學堂折》

 

    【解讀】

 

     清朝末年,外患日亟,國事艱難。晚清重臣張之洞深感欲挽救民族危亡,必須創建新式學堂,培養新式人才,因此首倡開辦新學之風。

 

     光緒二十一年(1895年)十二月,張之洞向清廷上呈《創設儲才學堂折》,提出在南京設立儲才學堂。他憂心如焚地說:“竊維國勢之強由于人,人材之成出于學。方今時局孔亟,事事需材,若不廣為培養,材自何來?”這段話闡述了國家、人才、學校三者之間的關系,張之洞認為,國家的強盛要靠人才,人才的培養要靠學校,而建立新式學堂,“為造就人材之實際,規畫(通‘劃’)富強之本源”。在奏折中,張之洞分析了當時的教育狀況,“古者四民為重,各有相傳學業。晚近惟士有學,若農、若工、若商,無專門之學,遂無專門之材。轉不如西洋各國之事事設學,處處設學。”他主張培養社會急需的實用人才,“分立交涉、農政、工藝、商務四大綱”,認為這四門學科“皆有益國計民生之大端”。

 

      習近平總書記高度重視人才工作,早在2013年慶祝歐美同學會成立100周年大會講話中就指出:“人才是衡量一個國家綜合國力的重要指標。沒有一支宏大的高素質人才隊伍,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奮斗目標和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就難以順利實現。” 2018年在北京大學師生座談會上,又引用“國勢之強由于人,人材之成出于學”,強調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人才是第一資源。指出教育興則國家興,教育強則國家強。高等教育是一個國家發展水平和發展潛力的重要標志。高校只有抓住培養社會主義建設者和接班人這個根本才能辦好,才能辦出中國特色世界一流大學。

 

 

 

    【原文】

 

     為政之要,莫先于用人。

 

     ——2013年6月28日《在全國組織工作會議上的講話》

 

    【出處】

 

     (北宋)司馬光《資治通鑒·魏紀》

 

    【解讀】

 

     “為治之要,莫先于用人”出自《資治通鑒》。意思是說,治理國家的關鍵,沒有比用人更重要的了。司馬光指出,識別人才的根本在于領導者至公至明。領導者至公至明,那么下屬有無能力便會一目了然,無所遁形;如果不公不明,那么考績之法,只能成為徇私、欺騙的憑借。按照司馬光的觀點,制度也好,知人也好,是工具、形式,屬于器用層面;要使制度行之有效,人才選用妥善,在于領導者是否“至公”,審斷是否“至明”,這是道的層面,從而直指人的本心。

 

      “為政之要,莫先于用人”與唐太宗的“為政之要,惟在得人”一脈相承。正由于唐太宗把“得人”看作 “為政”的關鍵,才使得貞觀時期人才濟濟,多士盈廷,各顯其能,各盡其力,從而保證了國家的政治清明和各種政策的推行,取得了“貞觀之治”的豐功偉績。

 

      2013年在全國組織工作會議上,習近平總書記強調指出,我們黨歷來高度重視選賢任能,始終把選人用人作為關系黨和人民事業的關鍵性、根本性問題來抓。治國之要,首在用人。好干部成長起來了,培養出來了,關鍵還是要用。不用,或者用不好,最終等于還是沒有好干部。用一賢人則群賢畢至,見賢思齊就蔚然成風。選什么人就是風向標,就有什么樣的干部作風,乃至就有什么樣的黨風。

 

 

 

    【原文】

 

      不知人之短,不知人之長,不知人長中之短,不知人短中之長,則不可以用人,不可以教人。

 

     ——2013年6月28日《在全國組織工作會議上的講話》

 

    【出處】

 

     (清)魏源《默觚下·治篇》

 

    【解讀】

 

     《默觚》是中國近代思想家魏源的哲學著作,分《學篇》《治篇》兩部分。魏源在評價歷代用人制度的得失和揭露清政府用人制度的弊端時,提出了自己的人才思想:“不知人之短,不知人之長,不知人長中之短,不知人短中之長,則不可以用人,不可以教人。”意思是,不知道一個人的短處,又不知道一個人的長處,不能發現一個人長處中的短處,也不能發現一個人短處中的長處,那么就不能夠使用人,不能夠教育人。為此,魏源提出了正確的用人育人方法:“用人者,取人之長,辟(同‘避’)人之短;教人者,成人之長,去人之短也。”魏源的人才思想充滿了辯證法,至今仍閃爍著智慧的光芒,有著重要的啟迪作用。

 

     2013年在全國組織工作會議上,在談到怎樣把好干部用起來時,習近平總書記諄諄告誡:“用人得當,首先要知人。知人不深、識人不準,往往會出現用人不當、用人失誤。”他說,對干部的認識不能停留在感覺和印象上,必須健全考察機制和辦法,多渠道、多層次、多側面深入了解。

 

 

 

    【原文】

 

     駿馬能歷險,力田不如牛。堅車能載重,渡河不如舟。

 

    ——2013年6月28日《在全國組織工作會議上的講話》

 

    【出處】

 

     (清)顧嗣協《雜興八首》(之三)

 

    【解讀】

 

      顧嗣協的這首哲理小詩,揭示了物各有所用、各有其利,人各有所長、也各有所短,因此要因材施用、用人所長、避其所短的辯證道理。“駿馬能歷險,力田不如牛。堅車能載重,渡河不如舟。”形象地告訴人們一個“尺有所短,寸有所長”的道理。蕓蕓眾生,無所不知、無所不能的全才是沒有的,再偉大的天才總也有不如人的方面。生而為人,只有具備了這種自知之明的心態,清醒地看到自己的強項和弱項、優勢和劣勢、長處和短處,才有可能找準適當的人生坐標,從而贏得成功。如果舍長就短,即使智者也會捉襟見肘、無能為力。故作者提出:“生材貴適用,幸勿多苛求。”人才貴在適用,不必過于苛求,只要有某方面的才能就可以予以任用;過多苛求,強人所難,只會把大批人才拒之門外。表達了作者人盡其才的人才觀。

 

      在2013年全國組織工作會議講話中,習近平總書記強調指出:“用人得當,就要科學合理使用干部,也就是說要用當其時、用其所長。”并引用顧嗣協的《雜興》詩說:“用什么人、用在什么崗位,一定要從工作需要出發,以事擇人,不能簡單把職位作為獎勵干部的手段。”他號召要樹立強烈的人才意識,尋覓人才求賢若渴,發現人才如獲至寶,舉薦人才不拘一格,使用人才各盡其能。只有這樣,才能使大批好干部源源不斷涌現出來,才能使大家的聰明才智充分釋放出來。

責任編輯:超級管理員
山东体彩十一选五论坛